就業指導
大學生就業應回歸能力本位

 在全國兩會上,提出“盡快出臺《反就業歧視法》,并明確增加反就業院校歧視法律條款”的建議,對全國人大代表、湘潭大學校長羅和安來說,已經是第二次了。而促使羅和安這樣做最重要的原因,是隨著大學生就業形勢緊張。這位非“211”、“985”高校的校長注意到,畢業院校歧視大有愈演愈烈之勢。
  在過往的敘事中,大學生就業歧視似乎只體現在性別和學歷上。但伴隨著高等教育的擴招和“學歷貶值”,以及就業形勢趨于緊張,越來越多的大學生就業歧視細節日益“顯性化”和“普遍化”。比如,很多時候,即便是畢業于重點大學的博士,在求職應聘中也會遭遇學歷“查三代”的尷尬。有的僅僅是由于本科沒有就讀“211”、“985”等名校,就被拒之門外。

  裝點門面也好,學歷崇拜也罷,生硬地對應聘者提出畢業院校的歧視性要求,不僅體現出用人單位的浮躁、冷漠與僵硬保守,更容易挫傷初入社會的學生對未來的積極期許。因為用這種線性思維、完全封閉的單向度評價模式來選人用人,很多創造型、技能型人才可能將得不到考官的青睞而失去發展機會。

  而且,常常會出現這樣的情況-基于“一考定終身”的慣性思想,以“相馬代替賽馬”,簡單地把大學畢業生的能力與學歷層次、畢業院校的錄取批次掛鉤,招聘來的人未必真正適合崗位,既不利于用人單位人力資源結構的合理配置,也束縛了人才的有序流動。

  而從教育角度上來看,這種原始學歷歧視無疑會加劇學生和家長的“名校情結”,讓升學焦慮愈演愈烈和擴大基礎教育資源相對匱乏的貧困地區學生的不公平。

  事實上,不獨羅和安對“本科沒能讀重點,上到博士也白搭”式的就業歧視頗有微詞,同樣作為全國人大代表和一校之長的國家首批“211”和“985”重點建設高校的南開大學校長龔克也明確表示:不贊成。“企業用人也好,機關用人也好,還是要看人的全面素質。”這表明,大學生就業盡快回歸“能力本位”其實是眾望所歸。

北京赛车pk10总投注